救赎

救赎

被欲望所驱使

它们粗暴地吞噬与撕咬

虚空临近

他们在最后的盛宴中狂舞

把你逼到深渊

然后向你发出邀请①

“喀喳,喀喳”东西咀嚼肢体的声音在每条阳光无法照耀到的黑暗的小巷子里的回响,每条巷子都弥漫着一股恶臭。无数的人死了以后尸体在这里发酵,腐烂。虽然已经是早上了,但是大街上没有一个人出没。阳光洒在空旷的大街上,却没有带来一丝温暖。反而使整条街道更显阴鹜。偶尔有几个人路过,他们捂着鼻子,皱着眉头,加快了步伐,想要远离这地方。商店,餐馆,银行……的玻璃早已被打破,玻璃渣碎了一地,被砸开的边缘还带有墨绿色腥臭的血迹,路边明星的广告,指示的标牌倒在地上,已经被踩踏地看不出来原本的样子...

【梦100】萨奇亚和公主的日常

1关于告白
“今天的月色真美啊。”少女无厘头地冒出一句话来。却没有注意到身边听到这句话停止了工作的萨奇亚脸上的表情。萨奇亚眼睛被刘海遮住了看不清表情,“她应该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吧”萨奇亚一言一语说到。“怎么了吗?”少女看身后没有反应回过头去问问。
“笨蛋萨奇亚,公主都说地那么直白了,为什么就是不给点反应啊!”雷伊斯在实验室外面偷听着两人的对话默默扶额,“连阿维这个直神经都听懂了啊。”雷伊斯嫌弃地撇了一眼正一旁脸红的阿维。
  “萨奇亚,如果你听不懂的话,我说地直白点好了,”少女握了握拳仿佛给自己鼓劲。“我喜欢你。”萨奇亚脸突然之间就红了,用雷伊斯的话说就是红地跟阿维的发色一样了“我也是呢…...

【龙族】【泽非】海与它的守望者

海面上平静地没有一丝波纹,傍晚的阳光洒在海面上,给湛蓝海面添上了一抹温暖的感觉。火烧云稀稀落落的分布在天空中。一条原本一直徘徊在边缘的船却平稳地向海中央驶去。  

“好了,好了,”独眼龙看了一眼那个瘦弱的男孩不耐烦地甩了甩手,“直接把这个小子扔下去。这种小事别来烦我。”

“啊,可是……”一个海员看着已经高烧昏迷的男孩有些于心不忍,便想出声劝阻,刚说出一个词就被独眼龙一个犀利的眼神打断了。

“可是什么?”独眼龙不悦的看了一眼这个心软的的下属,刚想斥责他一番却突然之间勾起一抹笑。笑着说“罢了,罢了,你愿意的话就把这孩子留下来吧。”

天很快就黑了,原本分散的云又聚在了一...

【泽非】海和他的守望者

没有风浪的大海平静的就像一块蓝玻璃,偶尔海浪拍打上岸,带来一些小鱼小虾。
“好漂亮!”孩子指着海上正跳跃起来的海豚惊奇地说着,“老爷爷,每年都会有这种景观吗?”孩子回头看着身后的老人。老人从到这里开始就没说过话。只是一直看着大海,眼中蕴含着太多让孩子不明白的事。
“是啊,每年甚至是每天都会有。”老人笑了笑,好像回忆起了什么很开心的事,笑的眉眼都弯了“但是那么美好的景象恐怕我这辈子也不会再碰到第二次了吧。”
老人看着大海,眼神温柔地就好像在看着自己已逝的爱人。那么孤独,那么令人悲伤。
“老爷爷,你很难过?”孩子瞪着黑白分明的眼睛抬头看着老人。老人没有回答他,只是在发呆,幻想着那个人还可以像初见一样,从海...

【泽非】前往西伯利亚的火车


火车在轨道上飞快地行驶着,车窗外一掠而过的风景,却美丽的让人移不开眼。
明明是在车厢里,却似乎还是能感受到因为火车越来越接近俄罗斯而感受到的那股寒气。路明非不禁打了个冷颤。他又裹了裹身上厚重的大衣,在窗户上吐出了一口白气。
“真是的”路明非苦笑着看着外面的风景,摇了摇头。“为什么要千里迢迢地跑到俄罗斯去结婚啊。”路明非至今还可以回想起那天诺诺在电话里快乐的声音。他不禁扶了扶额。大概永远也追不上他们的步伐吧。
路明非在玻璃上画出了一个笑脸,傻傻地呆呆的。不知为何,路明非心中升起了一股无法言明地失落,看着对面空空的座位,有一种想要哭出来的感觉。路明非放在口袋里的手悄悄地握紧了,似乎想要去除那些感觉。
“哐...

【初烟夏幕】荒芜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来打发这过于无聊的时间,比起宅在家里刷番,打游戏这种事情他宁愿到咖啡厅里拿一本书一直读到下午关门。咖啡店的服务生每天都会看到源间的出现。有的时候咖啡店里客人不多他们就会聚在一起,讨论源间每天都来这家咖啡店是为了什么。

源间看了一下时间,下午四点半。他拿起书匆匆离开了街角的这间咖啡厅。他抱着书走在大街上

【初烟夏幕】荒芜

原本吧里首发的月练觉得有一些地方要改贴吧里又不好改就干脆放到这里来了


想见你,想见你。源间坐在他和陈露第一次约会的地方----一间情调优雅的咖啡厅。
源间不停的向门口张望着,希望能够看到那个其实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身影。但是一种名为思念的情绪牢牢地占据了他心中的每一寸角落。
“先生,你的黑咖啡。”漂亮的咖啡厅服务员把他点的黑咖啡端了上来。
“好,谢谢。”源间笑着回答。他喝了一口端上来的黑咖啡,皱起了眉头。舌尖汇聚的味道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苦。
“黑咖啡太苦了,别喝黑咖啡了。”源间突然想起了第一次约会时陈露看到他点的咖啡时说的话。然后陈露硬是跟他换了咖啡,把自己那杯放好了奶精,调好了的咖啡推到...

步步深陷

其实这是一篇很奇葩的古风文反正就是想写

【我要快点长大,然后当哥哥的媳妇哦。】
年幼的黑子哲也站在树下看着自家的哥哥的脸,一脸严肃地说着。很显然这句话让赤司很惊讶。赤司笑了一下,问道:“为什么呢,哲也?”
赤司轻轻摸了摸黑子蓝色的头发,手感不错,使赤司一时没有停下来的念头。“请征君不要随便揉我的头发。”当手终于被稍稍有些炸毛的黑子一掌拍开时,赤司终于回神了。
“哲也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呢?”赤司靠在树上,似笑非笑的看着黑子,自家弟弟有什么心思,他这个当哥哥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要说为什么的话,是因为我喜欢我喜欢哥哥吧。”黑子严肃地说着。明明是感人温馨的表白却被黑子用这种语气说出来。赤司眼中的笑意一点...

© 冬笋 | Powered by LOFTER